《賈寶玉》歷時兩年多的巡迴,在台北演出最終場......

 drama-jia-bao-yu-poster-mask9  

 

 

白茫茫一片大地真乾淨

   

  一開始聽到〈癡情司〉便掉入歌詞意境中,以粵語演唱更顯得有味道

 夢還沒有完 願還沒有圓 氣數早已盡......

 

 

之後再看到舞台劇宣傳時,更加產生興趣

描寫家門繁盛到衰敗經典的紅樓夢與本身個性反叛的何韻詩,會產生甚麼樣有趣的碰撞?

 Img369666178

一開始只見舞台上擺放著11雙各型各色的高跟鞋。11個女子笑鬧著迎接神瑛侍者返回太虛幻境。飾演神瑛侍者(寶玉)的何韻詩一身白色勁裝從舞台後方帶著飛雪充滿氣勢地走至舞台中央。

但俗名為寶玉的神瑛侍者卻遺忘了他下凡後的種種。為了讓他想起,金釵們從皮箱中拿出各式物品要讓神瑛侍者回復記憶。如:孔雀裘、冷香丸、還淚羹等。

此處有個趣味的地方:一位金釵要展開自己的皮箱,便對著神瑛侍者喊著:同志,同志!

何韻詩促狹的回答:是的,我是同志!

一語雙關大方承認自己的性向,贏得了全場的掌聲

 

神瑛侍者請求再度回俗世一趟,故事於焉展開

以下就是我們所熟知的紅樓夢情節,不過,是用現代的方式詮釋。

國語、台語、英語、日語互相貫穿,結合時事、網路用語,逗得全場哈哈大笑

此指的是前半場

 

後半場,寶玉跟我們一樣,都知道金釵們之後的個人遭遇,卻無力改變的心痛也感染著在場每一位觀眾。尤以解花籤段最為明顯,寶玉明知道她們的悲慘下場,還是只能用以謊言交織的笑容祝她們幸福

有時候,似乎遺忘才是幸福

 

 

 

 

 

雖然《賈寶玉》是以現代方式詮釋《紅樓夢》,但角色的本質卻沒有大改變。讓我印象最深的便是襲人、黛玉、寶釵。

襲人一出場便是以非常非常典型的傳統日本女人形式和寶玉對話,極盡溫柔順從,像是沒有自己。

黛玉遭寶玉拒絕大婚後,問了寶玉到底自己哪邊不夠好,列舉其他金釵的優點,再加一句「我可以學啊!」,為了所愛變得不像自己,也是現在女孩們常做的事。

寶釵更是使人心痛,知道和寶玉、黛玉三人之間的糾葛必須按照著安排走完,完全不加思索地接過紅蓋頭,反過來安慰寶玉自己不是癡情之人,要他別過於自責。

ori_52aa4745da480

 

終於,每個人都是一個人來,一個人走

 

神瑛侍者走完了寶玉的一生,重回太虛幻境。他說,若是之後有機會再下凡,或許就會留在凡間不回仙界了。

當神仙沒有甚麼不好,無憂無慮沒有牽掛。

但我想寶玉的想法應該跟我一樣,儘管人生因為七情六慾貪嗔癡而感到開心、痛苦,但也是因為這些喜怒哀樂,讓人生顯得豐富。

 而人生如戲,唯有自身體會才能明白其中的刻苦銘心。就如同演員們在謝幕時說,賈寶玉無法用任何影像紀錄來呈現當下感動,只有進場的觀眾,能夠記住能夠懂

 

   

 

U4175P28DT20131214124407

《賈寶玉》兩年多來的巡迴,2013/12/15 第109場 在台北封箱 

 

何菇與其驚喜現身的家人

DSC07970

 

 

 

導演、全體演員

 

DSC07977

 

 

DSC07978  

 

 儘管大家都在爆淚,始終也是要降下布幕,曲終人散......

 

 

 

「我們再見面的時候,會分開嗎?」

「還會。」

 

「既然還能見面,為什麼還要分開?」

「因為,這樣我才能掛念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nn 的頭像
Jenn

I look,I talk.

Je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